首页 > 最新动态 > 改革中的缅甸, 与行进中的中缅合作
【改革中的缅甸, 与行进中的中缅合作】
【字体: 】 【打印
【编者按】戴永红所长接受《中国—东盟博览》采访
民选新政府上台以来的 8 年时间里,缅甸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随着缅甸这场半世纪以来最具雄心的经济改革的推进,人们越来越关注它作为“亚洲最后一块投资热土”在发展之路上遇到的种种困境,以及未来冲破内外交困的境况,实现腾飞的可能。


在缅甸寻求发展,改善民生之路上,作为“一带一路”建设的一部分,快速推进的中缅经济走廊能否成为其突破口?在西方舆论一边倒指责缅甸国内民族冲突的境况下,其与中国快速推进的合作,以及与日本、印度等域外国家的合作都值得让人深入探究。


“中缅经济走廊”建设的背景


20 年追上新加坡的决心

2017 年缅甸 GDP 为 4524 亿元人民币,在东盟 10 国中排名第 7,是亚洲最贫穷的 5 个国家之一。不过,很多人也许并不知道,二战结束后的 20 世纪 50 年代初,缅甸是整个东南亚国家当中最发达的国家。新加坡建国时,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的目标就是要赶上缅甸。可谁又曾想到,20 世纪 80 年代,缅甸却沦为世界 30 个最穷国之一,至今仍为“摘帽”费尽心力。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变化,可谓历史捉弄人。如今的新加坡已经不是当年的新加坡,缅甸也不再是当年的缅甸。如今的缅甸百废待兴,急需寻求发展。”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四川大学南亚研究所缅甸研究中心主任戴永红感慨道。而据新加坡《联合早报》2018 年 11 月12 日的报道,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当天在新加坡出席东盟商业与投资峰会时说,李光耀在新加坡独立之初曾称,希望当年的新加坡能在20 年内追上当时的缅甸,结果新加坡不用 20 年就做到了,而且目前新加坡的发展仍让缅甸望尘莫及。她希望如今的缅甸也能不用 20 年就追上新加坡。




20 年追上新加坡,有人说这对于目前内外交困的缅甸来说是天方夜谭,但可以看出缅甸寻求发展的迫切愿望。



在缅甸寻求和平发展的道路上,一直依仗的西方国家没有给予缅甸应有的援助,而是相反一味指责民盟政府的种种行为。“特别是在罗兴亚人问题上,在不顾缅甸实际具体情况的前提下,西方舆论的一边倒,指责缅甸。经过西方的炒作和推波助澜,罗兴亚人问题就处在国际舆论的压力之中。”戴永红说,“中国选择了不干涉缅甸内政,所以两次否决了以英国为首提出的一些议案。一方面缅甸有百废待兴的愿望,另一方面西方的资金也到不了位,所以缅甸更有意愿与中国合作,发展本国经济,改善民生。”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东南亚及大洋洲研究所环孟加拉湾研究室主任宋清润(图片来源:中国网)


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东南亚及大洋洲研究所环孟加拉湾研究室主任宋清润也表示,缅甸人曾对西方民主崇拜有加,但在罗兴亚人问题以及其他缅甸国内问题上,西方并未充分尊重和帮助缅甸,且粗暴干涉缅甸内政,缅甸对此是非常失望的。


“在困境中,西方不仅没有将助力送到缅甸面前,傲慢却更胜以往。这让缅甸与西方的关系降至低谷。更多缅甸人越来越认识到中国才是真正的朋友,因为中国真心助缅解决难题,实现发展。”宋清润说道。

为什么是中国?

“从现实利益讲,民盟新政府争取民心的关键是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宋清润指出,中国是缅甸最大的外资来源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国,双边贸易额约占缅甸外贸总额 40%。2017年,中国内地、港澳对缅甸的协议投资总额约270 亿美元,约占缅甸吸引外资总量的 40%。



百废待兴的缅甸 图为缅甸居民楼


相对而言,西方尽管对缅甸投资有所增加,但总量并不大。从 2017 年数据来看,美国总计对缅甸协议投资额仅约 3 亿美元,日本近 15亿美元,英国接近 40 多亿美元,但与中国内地和港澳对缅甸的投资额总量相比,差别立见,对缅甸发展助力有限。宋清润认为,其中原因是从长远来看,西方不愿投资缅甸亟需但投资大、周期长、收益小而慢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而中国愿意。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就包含扩大对缅甸基础设施等各类投资的意向。


其中的代表,无疑是中缅经济走廊建设。戴永红称,关于中缅经济走廊的推进和建设速度,可以概括为“一年三大步”。第一步,2017年 11 月 19 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主动提出建设“人”字形的经济走廊,打造三端支撑、三足鼎立的大合作格局。第二步,2018 年 9 月 9 日,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何立峰和缅甸计划与财政部部长吴梭温分别代表两国政府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缅甸联邦共和国政府关于共建中缅经济走廊的谅解备忘录》。紧接着,10 月 8 日确定了皎漂经济特区深水港项目。



四川大学地缘政治研究所所长、四川大学南亚研究所缅甸研究中心主任戴永红(图片来源:四川大学缅甸研究中心)


戴永红指出,中缅经济走廊是“一带一路”倡议中的一个项目。它采取了 PPP 的形式,即:People,关于民生的问题;Prosperity,要为缅甸带来繁荣; Planet,要以环境友好型为基础。这是该项目的基准,也是目标,所以在缅甸得到了快速的推进。


在中缅经济走廊建设提出之初,昂山素季就表示这是一个“很棒的主意(Good Idea)”,可以帮助缅甸解决西部落后地区经济发展问题,而且能使缅甸经济趋向平衡。“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还可以解决若开邦和‘罗兴亚人’的一些问题,即通过经济发展来解决非传统安全的民族矛盾和冲突。”戴永红说道。


宋清润表示:“当然,中国帮助缅甸实现稳定和发展,也有利于稳定中缅边境,有利于维护中缅油气管道等既有大型合作项目的安全运营,有利于两国合作推进皎漂经济特区等大型合作项目早日开工,有利于‘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

域外国家的竞争与合作

缅甸是东南亚国土面积第二大的国家,陆海兼备,地缘位置非常重要。缅甸连接东南亚和南亚国家,也连接中国和印度,资源丰富,发展前景看好。这也使得缅甸成为各大国争相逐鹿的热土。


“美国、印度、日本、澳大利亚正在炒热的‘印太战略’中,缅甸的地位将更重要,四国力图将缅甸打造成为制衡中国崛起的前沿国家之一。”宋清润说,“尽管特朗普政府有些忽视缅甸,澳大利亚对缅甸投入也有限,但日本、印度出于各自利益需要,仍强化对缅甸的投入。”


自 20 世纪 60 年代迄今漫长的半个多世纪,日本无疑是对缅甸援助最多的国家之一。日本推行以政府援助为主要手段的经济外交,主要目的是为日本企业进入缅甸提供机会,而这也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成效。宋清润指出,日本对缅甸的投入非常多。日缅合作建设的仰光迪洛瓦经济特区,成为了缅甸经济特区“样板”,日、缅、泰还合建缅泰边境的土瓦经济特区。日本予缅的贷款利率比中国予缅的贷款利率低。


与此同时,戴永红也表示,分析缅甸问题以及中缅合作,不能忽略的一个点就是,印度的东向行动政策。2014 年 5 月,印度总理莫迪上任后,将已经实施了 20多年的“东向政策”强化为“东向行动政策”。


“狭义上来说,东向政策的指向是从缅甸开始向东以及东北与东南呈扇形扩展。由此可见,缅甸是印度‘东向行动政策’非常关键的一环,印度想把缅甸作为其进入东南亚和东亚的一个跳板。”戴永红还指出,2017 年底,印度和缅甸已经合作建成加拉丹联运过境运输项目,将印度东部的加尔各答港与缅甸若开邦实兑港连接起来,促进缅印两国之间的贸易,还利于推动区域国家间的贸易。


他表示,中印两国都是亚洲最大的经济体之一,也是现在正在崛起的区域性大国和世界性大国,中印都面临着同样的发展机遇。“中印两国必须走合作的道路,也就是说我们有一百种理由要合作,而没有一种理由选择对抗。”


在宋清润看来,中缅合作要缓解日本、印度等方面的外力,也要注意到缅甸长期奉行中立主义外交原则,中缅合作项目要尽力与他国形成多边合作格局,多方共赢,减少阻力。他说:“在与缅甸合作的进程中,域外国家的参与不见得是坏事,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可以促进中国对缅合作时,朝着更务实、更符合双方利益的目标行进。”








【字体: 】 【打印】【关闭窗口】【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