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教育 > > 张文木:全球化是历史向世界历史的转变
【张文木:全球化是历史向世界历史的转变】
【字体: 】 【打印
【编者按】

张文木:四川大学地缘政治研究所名誉所长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


全球化是历史向世界历史的转变


说明:本文以《历史向世界历史的转变》为题


刊发于《世界知识》1999年第2期。

一、全球化是人类历史辩证运动的结果


   全球化的概念表明的是这样一种历史进程,在这个进程中,人类从以血缘和种族关系为基础的封闭世界,向开放和社会化的世界转变,从以自然经济为基础的社会向市场化的社会转变。这个进程在马克思早期著作中被表述为“历史向世界历史的转变”【1】。


    17世纪,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的成功使世界出现了第一个资本中心。资本把生产与消费、价值与使用价值分裂开来,并通过这种分裂无限汲取剩余价值。资本最先把本国生产与消费分裂开来并通过最大限度地压低国内消费来获取剩余价值。当这个进程达到极限时,经济便发生危机。为了保持高额利润率及本国社会稳定,资本中心便开始向其他民族国家扩张,并通过这种扩张转移国内危机。这样便产生了资本中心和资本外围的概念。资本中心与资本外围的对立,是资本主义条件下生产和消费、价值与使用价值对立的表现形式,也是全球化概念的理论基础。


  二、全球化进程中的“否定之否定”


    一旦出现资本中心和资本外围,世界便出现了“历史向世界历史”转变的进程:资本中心国力图打破外围地区的封闭性,以获取高额利润;外围地区的国家则在利用外来资本发展自身的同时,又力图保护本国的民族特性。这样便产生了与全球化理论和实践相对立
的民族主义理论和实践,以及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与民族主义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历史现象。社会主义,在相当的意义上说,就是在保证人类民族特性的基础上实现人类生产及生产关系社会化的主义。资本主义的历史,是资本中心向其外围地区无限扩张以及处于外围的民族国家对这种扩张的负面影响不断限制的历史。


    可见,全球化是市场化程度高的资本国向市场发育水平低的外围地区为追求高额利润实现经济辐射的一种历史运动,其结果是不断扩大和深化相对于资本中心而言的外围地区;外围地
区在国际资本的吸吮下日益相对落后,资本中心国则通过资本扩张而更加强大。民族主义,作为对全球化负面作用的否定(否定即规定),则是为了使处于外围的民族国家在全球化过程中,通过多极化的发展成为新的资本辐射中心。从近现代史中出现的“西班牙→荷兰→ 英国→法国和德国→美国”这段国际资本辐射中心转换的历史链条中,不难预料, 21世纪还会有新的民族国家通过对全球化的负面影响的强力抵制(强力是完全必要的)而崛起为新的资本全球化辐射中心。


    三、中国正处在即将崛起前夜,当持辩证的态度对待全球化问题


    目前的世界仍是为国际资本支配的世界。如果说从17世纪到19世纪是国际“资本的母国” 即英国支配世界的历史,那么,20世纪的历史则是西方七国集团联合支配世界的历史。国际资本由一个个小的辐射中心,转变为一个大的联合中心,其间充满着资本中心国与资本外围的民族国家的战争与冲突。今天的西方七国集团绝大多数都是在这种历史辩证法中通过战争被资本中心国接受的。当它们之间的战火平息后,它们又开始联合对外,利用巨大的资本力量,打败对手,以防止新的处于外围的民族国家挤入资本辐射中心。


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处于资本外围的南方国家而言,需要研究的是如何在这个进程中既不被全球化浪潮冲垮,又不被民族主义所封闭。苏联是前一种案例,朝鲜又是后一种案例。中国正处在即将崛起前夜,当持辩证的态度对待全球化问题,以保证中国在21世纪的发展中立于不败之地。


【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51页。


 






 
【字体: 】 【打印】【关闭窗口】【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