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缘经济 > > 印度经济统计造假,可能没那么严重
【印度经济统计造假,可能没那么严重 】
【字体: 】 【打印
印度经济统计造假,可能没那么严重

【编者按】:本文转自新京报专栏。作者戴永红:四川大学南亚研究所教授;王俭平:四川大学中国西部边疆安全与发展协同创新中心博士研究生。

近日,印度财政部前首席经济顾问苏布拉玛尼安(Arvind Subramanian)发表了质疑印度GDP统计方法的论文,声称印度经济增长率在2011年-2017年间被高估了2.5个百分点。

这一观点传出后,迅速为全球所密切关注,某些资本大鳄如罗杰斯甚至扛出了“狙击印度”的做空大旗。也有很多人以“幸灾乐祸”态度地看待印度的GDP闹剧,认为其不过是吸引投资、赢得选举的一种手段,如今泡沫被戳穿是一个海市蜃楼般的国际玩笑。
    
这个事情只是反对党的一次“秉笔直书”吗?这“书后之书”又会对印度产生怎样的冲击? 
    
造假不稀奇,各国无独外
    
印度经济数据所谓的造假,无非是一种计算方法的“更新换代”。苏布拉玛尼安攻击印度经济数据造假,也是利用“回归分析法”得出的结论。他的这套方法是否又一定是“正确”的呢?

对此,有学者利用其算法来测算德国的经济数据,发现德国公布的GDP增长比“回归分析法”计算出来的竟然也高出来1.8个百分点。那么,这是德国和印度都造假了,还是说苏布拉玛尼安特意选择了一个具有倾向性的计算方法呢?
    
就目前看,印度的统计方法确实有“掺水分”的嫌疑,且水分还不小。如2015年印度调整了GDP核算方法后,将制造业月度指数强行绑定于同类商品;农牧业不再以肉类总产量和总产品衡量产出,而是以肉类不同部位来统计;牛粪和羊粪属于有机肥产量;贫民窟里用竹竿和塑料布搭起的棚户算作房地产;路边摊贩作为服务业计算……类似荒唐的统计方法还有不少。
    
但这般操作很多国家也都知道,甚至自己也在这么做。如意大利将“毒品”、“性交易”、走私和地下产业纳入GDP计算后,英国、法国、荷兰等立即纷纷效仿追随,欧盟甚至于2014年正式颁布新法令,要求各国都把性产业与毒品交易等领域的产值纳入GDP。
    
美国的计算方法也是“见不得光”,有相当部分地区将毒品、赌场、性交易作为支撑“GDP世界第一”的重要产业。这样看来,印度经济数据造假也未尝不可、无可指摘,因为他们的计算方法至少要比欧美要“干净”得多。
    
为何是此时,为何是此人
    
既然不奇怪,那苏布拉玛尼安为什么会跳出来戳穿这点?他自称是光明磊落,完全以第三方的角度,但我认为,这里有四个问题还有待廓清。
    
为何是此时?这份报告最好的发布时机,其实是两个:第一,印度大选之前,有利于反对党赢得选举;第二,印美贸易争端之中,有利于美国施压印度。苏布拉玛尼安没选择前一个时机,而是选择当下印美贸易冲突之际,有其用意。
    
为何是此地?苏布拉玛尼安引起的波澜,源于他近日在哈佛发表了一篇题为“印度GDP错估的可能性、偏离程度、机制与启示”的工作论文。在印美贸易战之际选择美国最权威的学术机构发表此文,自然也引人遐想。
    
为何是此人?苏布拉玛尼安曾在美国著名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担任丹尼斯·韦瑟斯通高级研究员,并在华盛顿特区的全球发展担任高级研究员。他此文发出后,立刻兴奋起来的是美国的金融界,华尔街随即发出了“狙击印度经济”的号召。
    
为何是此事?印度经济造假并不是一个新闻,而是一个众所周知的旧闻,然而就是这个“旧闻”,却焕发出了如此的活力,耐人寻味。
    
印度经济之所以这么脆弱,核心症结就是印度经济陷入美元债务陷阱,并想以此与华尔街集团做利益交换。可印度的“有限”妥协,并没有换得美国人的同情,贸易战、做空印度这一系列变故接踵而至。
    
就目前看,对刚刚无悬念获得连任、将主要反对党国大党远远甩开的莫迪政府来说,印度经济数据造假的指控在国内激起的水花,远远不及国际。此事对于莫迪政府而言,未必会有太大影响。毕竟,印度的明天才是未来。

【编辑】:徐英婕
【审阅】:戴永红



【字体: 】 【打印】【关闭窗口】【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