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缘经济 > > 莫希智:为什么印度发展制造业那么难
【莫希智:为什么印度发展制造业那么难】
【字体: 】 【打印
自打莫迪上台之后,印度一直就铆足了劲儿想要发展制造业,以工业强国。如今发展制造业差不多是印度的基本国策,印度政府的大部分动作都是为这个目标服务的。关于这一点,我在以往的公众号文章里零零散散也写过不少。

莫迪这个人其实要一分为二来看,很多人觉得他搞政治投机,在政策上自负冒进,在战略上透支国力——这些都没有说错。但我倒是觉得,正是因为莫迪把印度发展制造业所要解决的问题看得很清楚,他才不得不选择这样一些高风险的投机策略。在发展制造业这件事情上,印度的压力非常大,可说是迫在眉睫——印度社会的许多问题,早已积重难返,靠着温和的手段收效有限,只有大力发展制造业,才能提供足够的工作机会,来实现农业到工业的转型,印度才有可能在现代化改革中翻盘;可制造业这个事情需要时间积累,绝非一朝一夕能成,弯道超车仅限于某些领域,起步得越晚,成功的机会就越小。中国发展制造业的时候,中低端轻工业、重工业领域都有很大的市场空间,新兴市场本身是跟我们中国的这些产业一起成长起来的;但印度面临的问题要比中国当年严峻得多,如今市场已趋饱和,产业已趋成熟,它不得不以自己初级的体系面对非常高级的对手,而印度又心高气傲得很,不太愿意捡剩饭吃。因此中国发展制造业的经验对印度而言有用的少、没用的多,印度的社会土壤和国际形势跟咱们当时都完全不同,莫迪想抄作业却发现大家做的不是同一份作业。中国的地是老早就犁过一遍的,社会主义的草也好,资本主义的苗也好,都是在一块松软的新土地上重新长起来的;而印度这块地,打一开始就从来没犁过,地里还有不少大石头,各种杂树杂草野蛮生长,有些地方早已板结成块,种子播不下去,肥也施不进。莫迪想要种上制造业的庄稼肯定得把原来的地犁一遍啊,但印度这块地要想犁一遍可有讲究了,因为地里的虫子、杂草们都有反对的权利,拦在那儿不让你犁。犁地的时候得把每条虫子、每根杂草都照顾好,你说这可咋整?莫迪也意识到这一点的,于是就动了个脑筋,声东击西在田埂边上放了把小火,然后吓唬那些虫子和杂草们:火要烧过来啦!咱们得赶紧挖防火沟!于是总算是借着挖防火沟的名义,犁了一圈地。但想要多犁更多的地就没辙了,虫子和杂草们把自己的地盘看得可严实了,你要是不依着他们,他们又是抗议又是暴动。因此直到现在,莫迪还在犁地的问题上纠结。别看印度总理这个工作貌似位高权重,其实挺悲催的。要是呆着这个高位上只是想捞点钱,做一条没有理想的咸鱼倒是会容易得多;可莫迪偏偏是个民族主义者外加理想主义者,想要建立一个有着印度斯坦民族自我认同的第一流大国,这就意味着有一大堆的棘手历史遗留问题需要解决。我下面来给大家分析一下,印度如果要像中国一样发展制造业,为什么会那么难。从大的方面来讲,可以归纳为三个方面:土地、政策、人。这篇文章里,土地和政策我作为一个背景来讲,主要是为了跟大家讲讲关于的问题,因为人的主观能动性才是决定性因素,而且之前似乎也没人讲过。


一、土地



 

在我年轻的时候,觉得土改土地公有制都是很邪恶的东西,是对私有财产权的侵害,非常羡慕那些土地传承了几百年且私有制的国家,后来发现并不是这么一回事儿。玩过模拟经营类游戏的朋友应该都知道,这些游戏开局都是给你一块空地让你搞建设,然后你才能大展身手规划江山。假如游戏一开局,里面的地就全都占满了,而且大多数地方灰色锁死,不让你拆也不让你建,这个游戏你还怎么玩?

非改土地的归属权,不能激发农民支持革命的战力;

非改土地的归属权,不能聚拢发展大工业的劳力;

非改土地的归属权,不能打破党内的乡土集团;

非改土地的归属权,迟早有一天,我们要败亡在这个上边!

 

——辛亥革命元老张静江,1929

所以除非地广人稀,否则不先搞土改,不把土地解锁你就没法儿搞规划。印度独立后也搞过,但搞了个半吊子,最后无疾而终。有一个说法认为印度土改的希望是被1962年中印战争搞破灭的,土改这件事需要政治强人的威望,尼赫鲁原本指望着那一仗打胜,自己的威望如日中天,便能够顺利推进土改。后来的结果大家也都知道,战败的尼赫鲁声望一落千丈,给活活憋屈死了,土改自然不了了之。同样继承奥斯曼帝国的土耳其,土改之所以能搞成,正是因为以战成名的凯末尔的威望足够高。不破不立,破而后立。想要实现现代化改革,土改的重要性人人都知道,不过土改的过程也必然是血腥的。世界上最血腥的土改不是很多人以为的社会主义国家,而是美洲的殖民者,不然你以为那些在那儿生活了好几千年的印第安地主们都去哪儿了?咱们只是斗个地主,人家直接搞种族灭绝。和平年代搞土改基本没可能,因为和平土改只能靠赎买我看过一个数据,2017年上海所有房屋的总市值为8.16万亿美元,这还不算地价,当年中国的GDP则是12.25万亿美元。在土地私有制的国家里,富可敌国还真不是说说的,没有任何一个政府有能力通过赎买来实现和平土改。印度由于已经错过了土改的机会,现在只好将就着搞国家建设,就好像玩一盘模拟经营游戏,大部分区域都被锁死了……所以我一直觉得吧,犯不着太憎恨莫迪政府,他们其实很苦逼的。这种土地被锁死的状态会导致哪些问题呢?最大的问题就是基建。有人可能要问,基建跟搞制造业有啥关系?如果是前现代社会那种小作坊手工制造确实没啥关系,但现代化工业的实现基于两样东西——电网和路网。中国基建设施都是配套工业一点点发展起来的,而印度要修路、建电厂却障碍重重,病根就在土地私有制上。北印度喜马拉雅山区的水电资源其实很丰富,但水电特别不发达,一般就修个自给自足的小水电,除了环保组织的干预外,像三峡这样让120万人搬迁的工程在印度也绝对没可能。而且在印度,跨邦的项目往往难以达成共识,比方说你要是让北印度山区牺牲生态环境修大型水电项目,然后把电力输送给南部需要用电的地方,根本是天方夜谭。当然他们的基建水平也是个问题,不见得有能力在山里面搞水电项目,尼泊尔的很多山区水电项目就是让中国公司做的。尼泊尔搞了水电之后,大城市好歹实现了24小时供电,早几年去尼泊尔都有供电的时间表。我在印度生活最大的感触就是电力太成问题了,半小时内的停电是家常便饭,基本上每个月会有一整天是没电的,落后中国三十年都不止。话说为了迎接四五月的酷暑,我最近买了台印度制造的海尔空调,电源线居然不配插头,这是为啥呢?因为印度的电压波动很厉害,时高时低。我家有个UPS能够实时显示电压,高的时候270V,低的时候180V。因此空调都要标配一个稳压器,不配插头正是为了方便你直接把空调电源接在稳压器上,稳压器再接入空调专供的高安培电路。所以在印度安装个空调,是涉及到电路系统搭建的。

 

空调电源线默认接稳压器,所以索性就不给你插头了

你们看连用个空调都那么麻烦,那工厂里的高能耗设备、精密设备可咋整?稳压器只能解决电压的问题,停电还是得瞎,你总不见得自己建个配套的发电厂吧?由于电力短缺,工业用电常常会受限制。你想你在印度开个工厂,流水线设备啥的都装好了,结果每天机器只能开8个小时,其他时候都得闲置着,成本不就上去了嘛?除了一些财大气粗有办法自己解决电力问题的跨国公司,我在印度没听过三班倒,因为没那么多电供大工厂的机器一直开着。除了电网之外,印度的路网也是中国三十年前的水平。虽说最近这几年印度的公路基建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展,但由于基建标准太低,我只能说是聊胜于无。印度的所谓高速公路,绝大多数都是非封闭式的,别说非机动车了,各种牲口都能在上面跑,也没有探头监控管理。我无数看到一些车在高速边上的辅道逆向行驶,而为了防止车辆在高速路上随意调头,印度一些地方的高速设计成左右两边车道有不同的高低落差,这些落差至少达到半米以上。隔离带可能被破坏掉,但这个大台阶落差让你毫无办法……总之印度的公路充满了魔幻气息,放牛放羊属于日常。在这样的公路上,最高时速撑死只能跑到80公里,大多数时候只有五六十公里。

 

我在德里亲历的网约车司机在高架桥上逆行,大家感受下


由于道路建设水平低下的问题,印度国内大多数公路都跑不了标准集装箱卡车,解决方案是分流。我高速边上见过专门分流转运的枢纽站——港口卸下来的集装箱,最远就只能运到这儿了,在这儿卸货下来分装到印度标准的卡车上,然后才能继续运送到印度各地。印度的货运卡车跟国内的土方车长得有点像,但车斗不能升降,载货只限体积不限重量,能装得了多少是司机的本事

 

无远弗届的印度卡车,地盘高,轴距短,为印度的恶劣路况量身打造

供应链物流时效难以得到保障,仓储成本增加,这些都会对发展制造业产生影响。电网和路网的落后,可以看做印度土地问题的一个延伸,这类带有全国统一规划性质的项目,在印度这种大量土地被锁死的国家很难开展。
土地问题造成的一个比较直接的影响则是印度产业园区规划的碎片化,以及基建水平的不配套。印度的产业园区很多都夹在社区、村子之间,看起来倒是像是村中城。我们耳熟能详的印度硅谷班加罗尔是信息产业园区,工业园区主要在莫迪过去当政的古吉拉特邦,那地方素有印度的广东之称,一度是印度经济发展的样板。古吉拉特邦相对来讲地多人少,整个邦基建水平全印度第一,我第一次到那儿简直惊呆了,公路建设水平看起来完全不像印度。而且那边靠着阿拉伯海,能够依托港口优势,这恰好证明了大基建对发展工业的巨大影响。然而莫迪凭借在古吉拉特的政绩当上印度总理之后,却难以将古吉拉特模式推广到全国,目前只有泰米尔纳德邦看起来把古吉拉特模式复制了过来。之所以会这样,跟印度地方上各自为政有关。印度每个邦都有自己的法律法规和政策,国家如果要做统筹的话,先要去跟邦商量,修改立法,重新划分中央和地方的权利,要是谈不拢,就很可能会黄。而每个邦当然只会愿意接受那些对自己有利的政策,好处大家都想要,牺牲最好别人上,这样一来那些需要各地合作开展的项目就会有很大的阻力。
政策这个东西绝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可以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往往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二、政策
印度有两个政策层面上的问题很不利于印度制造业的发展,一是贷款利率,二是劳工法。印度到现在还是一个现金为王的社会,政府和老百姓之间的互不信任由来已久。老百姓担心在线转账的钱会被政府以各种名目巧取豪夺征收税款,政府整天要提防老百姓之间的地下现金交易来逃税,这种不信任的猜疑链就变作了恶性循环——老百姓更不爱把钱放银行,因此印度的黑钱铺天盖地,洗钱在印度是个重要产业。所以莫迪上台之后就搞了废钞令,逼着印度人把所有钱到银行过一遍,顺势让老百姓去银行开账户,便于数字化管理。这样做的成效是有的,但废完钞之后印度人民对现金的偏好依然没有太大改变——毕竟这玩意儿一进一出不留证据嘛。这种情况下,鼓励人民群众存款就成了一种政治正确,长期以来印度的存款利率都非常高,前几年最高的时候,定存利率可以到9%。存款利率高了,贷款利率可不就得更高嘛,起码得比存款高两三个点。这两年为了提高金融市场的流动性,促进制造业的发展,印度几次下调了利率,然而调完之后银行最低贷款利率依然在9%以上。我跟一个印度朋友谈起过这个事儿,我说我发现印度的年轻人很少自己创业,他告诉我就是因为贷款利率太高,创业风险大。有家产的犯不着去贷款,需要贷款的因为没有抵押资产贷不到款,所以大部分只能靠自己民间借贷,利率都在11-12%左右,印度街上这种办理私人贷款的广告很多。如此高的利率,很大程度上打击了创业的积极性。我说那你们政府应该下调利率,不然怎么发展制造业。他说如果下调了利率会有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很多人会拿着钱去买房,导致房价上涨。而印度房价如果上涨太快,那些没买房、买不起房的人就会跑出来抗议,这样一来就会影响政客的支持率。就整个印度而言,买不起房的人毕竟是大多数,为了这些大多数的选票,政府必须靠高利率压着房价,因此在利率问题上进退两难,或高或低都会有问题。所以政策这个东西,改动的风险极大,会引起骨牌效应,一不小心可能就会牺牲掉一代人的利益。在印度这种可以用游行抗议和投票表态的国家,自然会演变为极大的社会矛盾。我在之前《【印度年报】2020印度这一年》里面讲到过的印度农业法改革,其目的也是推动制造业发展——通过加大农业的自由竞争,淘汰低效农业,把这些农民工逼进城里,加速城市化进程,为制造业提供劳动力。有些公众号说印度政府是因为想要省下补贴弄点钱,其实没那么简单。农业改革的设想是很美好,落实下去就变成了农民起义。现在政府已经服软,宣布暂不实行三项农业新法,然而农民们还在不依不饶继续闹,要求必须彻底废除才罢休。政策落实不下去,再好的设想也是白搭。更何况在所有需要改革的政策里面,还有一块难啃的骨头,那就是印度的劳工法。印度原来的劳工法非常奇怪而苛刻,对企业非常不友好,尤其针对大企业,越是大的企业,受到的限制就越多。

·         雇用劳工10人以上的企业适用于《离职金法》,其各级劳工包括职员工作满5年以上因死亡、退休或离职时,需要支付离职金。

·         凡雇用劳工人数在100人以上的企业均适用《雇佣法》,解雇工人必须得到政府劳动部门同意。

·         女性劳工不论是正式或契约工,只要过去12个月内工作满80天以上者,不论在怀孕、生产、流产或因以上情形引起的疾病时均可适用《产假法》。

·         禁止妇女每天工作超过9小时,禁止妇女在晚上7点到早上6点工作。

·         工厂必须每14个月刷墙一次,每5年重涂一次。

·         一旦工人数量达到150人,则企业必须提供餐厅;到250人,企业必须提供食堂;雇佣30名以上的妇女就必须有托儿所。

这些法规看起来都是为了劳工的福利考虑,但实际上却成了对中型企业的一种绑杀,变相不鼓励企业发展,导致了印度的企业两极分化——要么是具有一定垄断地位行业巨头,这些公司雇佣了极多的雇员,给员工执行福利时具有边际效用递减效应,同时能够靠自己的行业议价权等优势抵消掉劳工法带来的影响;要么就是雇员极少的小微企业,他们尚未满足执行劳工法的起步条件,可以逍遥法外。夹在中间的中型企业日子是难熬的,甚至连解雇员工的自由都没有,因此很多小企业即便经营良好,企业主也不愿意做大。你如果到印度,会看到印度到处都是野蛮生长的小作坊,这些小作坊都游走在劳工法的边缘;还有一些企业,为了逃避法律责任,偏好使用非合同工,因此印度有着数以亿计的日薪临时工,这些劳工的权益得不到任何保障。同时,有些法规说白了是在将社会责任转嫁到企业身上。比方说雇佣30个妇女就要提供托儿所,听起来有点像我们过去的大型国企工厂的做法。但建托儿所难道不应该是社会保障的一部分吗?跟劳工法有什么关系呢?禁止妇女上夜班的规定说是为了保障妇女的人身安全,但保障人身安全不是政府的义务吗?还有《产假法》看起来好像保障了妇女的权益,实则加剧了用工性别歧视——只要过去一年里你给我干过80天的活儿,就得管你产假?试问哪个企业主会愿意呢?我之前在北印度几乎见不到有女人在除国有单位之外的地方工作,一直以为是社会观念问题,后来才知道劳工法也要为这种现象负责——由于对妇女的过度保护,在印度雇佣女性职员的成本远高于男性。如此繁琐严苛的劳工法,自然让很多海外投资者望而却步。莫迪政府为了改善营商环境,2019年对劳工法进行了改革,将原来的44部劳工法合并成了4部,废除了其中的12部,鼓励企业多雇佣员工,比方说把《雇佣法》的适用范围提高到了300人以上,还简化了许多营商流程,这对于印度而言是个非常巨大的进步。与此同时,莫迪还大力推进了印度国企的私有化。印度国企就跟中国以前的国企一样,仗着有政府财政支持,具有过度垄断、效率低下、亏损严重、压制私企等问题,然而由于利益牵扯,之前的整顿都不痛不痒,莫迪这次动了真格。然而,无论是劳工法还是国企私有化改革,都遭到了工会的强烈反对,组织了好几次大罢工。一方面印度的法律保证低种姓等弱势群体拥有一定的国企就业比例,也就是说印度国企在某种意义上属于福利工厂专门照顾那些老弱病残,所以我前面说看到的都是国企在雇佣妇女;另一方面在印度一旦进了国企,那就是一辈子的铁饭碗,企业很难解雇你,从此可以高枕无忧,开启混吃等死养老生活,而且国企的养老金、社保都是私企所无法比拟的。那些抗议的人指责莫迪搞国企私有化,会严重影响就业稳定。然而就业稳定这玩意儿,说白了就是竞争机制的反面——莫迪这边想要引入竞争机制优胜劣汰,工会那边却说你这是反工人阶级、反人民、反民族这个性质就跟农业法改革引起农民起义是一样的,所以大家看,在印度要做点有远见的改革决策有多难。劳工法改革之所以难,难就难在有工会梗在那里。我们国内的同志一说起工会,那就是个为员工谋福利的部门嘛,平时组织公司演出旅游,逢年过节发点月饼粮油,在工会的照料下,大家其乐融融。国外的工会也是为雇员谋福利的,但人家可不是发月饼搞旅游,管得比我们的工会要宽得多。许多国外工会都自带政治背景,在多党制国家常常被反对党当枪使,比如让他们闹个事儿啥的,以显得执政党的暴虐无能。《美国工厂》(American Factory)那个纪录片里,福耀玻璃的老总曹德旺在美国开厂,打一开始他就把话搁那儿——有工厂没工会,有工会没工厂。要是成立工会,他就直接关厂,大家索性树倒猢狲散。曹总对工会干嘛这么决绝呢?因为工会一来,就有各种各样的用工限制,生产效率变低,成本上升,产品没有了竞争力,想卖掉还得自己贴钱,会让企业处于一种长期失血状态,倒还不如早点关厂。我们很容易产生一种错觉,觉得员工福利和资本家利润之间是零和博弈,其实并不是。有时候给了员工更好的福利作为激励,他们能够有更大的产出,这种是双赢;也有时候员工的福利会直接导致企业失去竞争力,最后在市场竞争中败下阵来,老板和员工都回家喝西北风,这种就是双输。究竟双赢该是双输得看企业的具体情况,这里面有个平衡要掌握。作为个人,你会觉得多发你一千块,你少加两个小时班,对公司不会有啥影响;但如果每个人都这样想,叠加起来的影响就非常大了。可以肯定的是,玩倒闭的公司肯定比挣到钱的公司要多得多,如今这个信息高度透明的时代,资本家躺着挣钱的时代早就过了,大家都是踩着别人的尸骨往上爬的。中国式工会某些功能的缺失当然会有许多问题,过去时常听到的拖欠农民工的薪水、不堪血汗工厂压榨自杀之类的事情,以及最近非常有争议的“996是福报等话题,归根结底就是因为没有工会保护这些雇佣关系中的弱势群体。我们听到这些事情自然会很愤怒,但大家有没有想过,中国这几年在整个世界经济中的具有竞争力的地位,很大程度要归功于这些不道德的做法。在这种压榨劳动力的残酷竞争下,使得中国的企业和投资环境都在国际上具有强大的竞争力,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建设和生产效率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其他国家都不可能实现。从某种意义上讲,996007未必是福报,但一定是为国捐躯。你加的每一分钟班,都在为提高我国人均GDP做贡献——你不是在为公司加班,你是在为国加班。我们国家出去跟人打,靠的就是大量这种不道德的公司,以及千千万万玩儿命加班的苦逼社畜。

这也正是为啥中国在国际上这么遭人恨,别的国家都有工时限制,咱们却可以肆无忌惮地搞996007就好像大家一起参加奥运会,我们国家队没有工会这个“裁判员”管,全是打了兴奋剂去跟人家比赛的。兴奋剂虽然伤身体,但也能得金牌不是吗?这还咋比?

再来看印度,印度工会的政治影响力特别大,不仅对雇主,甚至对政府都具有很强的威慑力。因为印度是个普选制国家,普选在低素质人口比较多的国家基本上都会玩儿成民粹主义,在改革的时候注重的不是整个社会的经济目标和国家利益,而是中下层选民的诉求。当这两者无法协调的时候,工会就成了反对党手里的枪,以人民的名义反对改革和进步。

三、人 国家和社会归根结底是由人组成的,人的主观能动性决定了一切。目前全世界公认的最顶级的三个工业强国是美国、德国和日本。美国之所以强,是因为过去这些年吸引了全世界各地最顶尖的人才,加上历史积累、地理资源等各方面条件都无可挑剔;德国和日本的强大,原因是综合的,但我觉得有一点很重要,就是这两个国家的民族性格都非常认真严谨,德国人跟日本人的一板一眼一丝不苟,是出了名的,一个专攻精密机械,一个专攻精密仪器。我们普通人也经常会消费的德国汽车和日本相机,就是这种工业实力的体现。德国的那些大机器和日本的很多小玩意儿,真的可以做到登峰造极,让人高山仰止。民族性格对工业的影响,战斗民族也算是一个例证。毛熊的性格粗放不羁,做出来的东西也是满满的暴力美学气息。比如当年最高速度达到3.2马赫的米格-25,一度让西方世界以为苏联掌握了什么逆天黑科技,直到搞到了一架叛逃的米格-25才发现这怪物居然是不锈钢打造的,飞起来纯粹靠蛮力。从不精准但耐操的AK47到安-225巨无霸运输机再到图-160超音速轰炸机,都会给人一种只有毛熊才搞得出这种东西的感觉。如果国家可以成对组成反义词的话,我觉得印度可以作为德国日本的反义词,而印度中国之间,可能差了一个苏联。你如果跟印度人打过交道就会发现,他们对标准质量这些东西总是满不在乎的,印度人的天性就觉得,误差这种东西是必然存在的,印度人的词典里没有一丝不苟精益求精这两个词。他们各种事情都是得过且过能用就行,60分能通过的,就绝不追求100分。这种凡事只求凑合的观念,造成了印度制造的质量实在有些一言难尽,因此印度的很多工业产品就像低配版的苏联产品——苏联的有些东西虽然粗糙但技术含量不低,而印度的工业产品往往又粗糙又劣质,这一现象跟印度的民族性格有着很大关系。印度人的凑合,具体体现为印度社会普遍存在的JugaadJugaad是一个印地语单词,很难用词义来解释,你可以看做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法——通过一些粗糙简陋的方法来临时性解决问题;或者是对一些废弃物的回收再利用。Jugaad可以算是完美主义的反义词——“凑合主义因此在这种Jugaad思维的领导下,印度就出现了很多不伦不类让人啼笑皆非的缝合怪Jugaad的案例大多数都很难通过文字来形容,我建议大家可以自行上网搜索一下“Jugaad”,看了图片你就秒懂了。

 

之前在中国国内放映过一部印度电影,叫做《厕所英雄》(Toilet: A Love Story)。片中的男主角是卖自行车的,把自行车送到客户家,人家说我们订的是不带横梁的女式车,你怎么给送了一辆男式车。男主说这好办,把横梁锯了就是行,操起锯子就准备把横梁锯断……当时跟我一起看这个电影的朋友对这个桥段完全没有反应,而我一边看一边乐坏了——无比传神的印度人民日常生活写照啊!以我对印度人的了解,他们绝对做得出这种事。按照我们的正常思维方式,肯定是重新再送一台真正的女式车;把横梁锯断直接改成女式车凑合着用,则属于非常典型的印度人解决问题的Jugaad思维方式。另一个很有名的印度电影《印度合伙人》(Pad Man)讲的是一个男人自己制造卫生巾的故事,男主角的演员跟《厕所英雄》是同一个。这部片中的男主角生活中的真实原型,就在我现在住的哥印拜陀。他1998年跟妻子结婚后,发现妻子舍不得买昂贵的卫生巾,当时印度妇女经期用的都是破布和报纸,他深受困扰于是就去研究怎么自己制作卫生巾。经过无数挫败的试验之后,他发明出了手工卫生巾制造机,价格只需要进口机器的1/500——进口流水线价格为3500万卢比,他设计的土法卫生巾制造机只要6.5万卢比。这么便宜就凑合着用呗,这也是个很典型的Jugaad案例。前几天的126号是印度的共和国日,我跟我太太一起看共和国日阅兵直播,我一边看一边乐不可支,因为有些花车实在做得太雷人了,充分体现了Jugaad的凑合精神。有一辆花车是印度国产航母维克拉姆(Vikram)的模型,模型上做了三架舰载机,一架停在甲板上,一架正在滑跃起飞,还有一架随着航母机库升降机上上下下。航母模型做得不成比例也就算了,关键是这三架同一型号的舰载机模型尺寸也完全不同,停着的那架舰载机巨大无比,滑跃起飞的那架略小,升降机上的那架十分迷你,不仔细看都看不到,但你看到的话就会觉得非常滑稽。整个模型就好像完全不存在透视关系的儿童简笔画,这玩意儿如果是个小学生作品,我觉得倒也情有可原,然而这可是共和国日阅兵啊,你说阅兵仪式上就整出这么个东西拉出来展示国力不是丢人现眼吗?但印度人民似乎毫不介意,因为这就是他们的日常,凑合着把意思表达出来就行了。我太太看我笑个不停,十分不理解我为啥会觉得这些东西好笑。

 

印度的航母花车,奇特的比例感让我忍俊不禁,上面两架飞机大小其实是不同的,照片里不明显,视频里特别搞笑

我头一回儿在印度见到Jugaad2013年在德里的一个小店里买电话卡,当然当时我还不知道Jugaad这个概念,如今回想起来唏嘘不已。那时候印度人用的还都是老式按键功能机,碰到有个印度人在小店里买手机,这个小店附送贴膜服务。只见那小哥拿出一张不知道什么材质的透明膜,自带黏性,往手机正面一贴——但那个膜是没有挖孔的,又见小哥拿出一把刀片,直接就往手机上划,把屏幕、键盘这些地方抠了出来……我可以非常确定那个刀划下去的时候会在机身和屏幕上留下划痕,可无论是店家还是买家看起来都毫不介意。照我说与其这样还不如不贴膜,但那时候的印度人大概觉得贴膜是一种时髦。
强迫症和完美主义患者多半是会被这种Jugaad做派给逼死的,我碰到过好多中国人在跟印度人合作一些项目的时候都被他们搞到抓狂。印度人对细节的不在乎,着实令我叹为观止。我太太身为印度人,也深受Jugaad影响,按照她的说法每个印度人都是这样的在她看来时不时搞一下Jugaad实属稀松平常。比方说吧,她在网上买的裤子有时候太长了,咔嚓一刀就会把新裤子多余的裤腿给剪了,看得我心惊肉跳。我这个人特别讲究可逆原则,习惯做啥都给自己留条后路,免得将来万一要反悔。假如我裤子太长,肯定是找个裁缝改边,把裤腿缩进去一点,给将来改回来留有余地。而我太太不但直接剪,剪完裤腿也不撬边,就这么毛毛糙糙穿着,心里一点都不会觉得膈应。对她来讲裤子只要能凑合着穿就行了,整洁与否是次要的。又比如由于我们家这边水质比较硬,淋浴花洒用过一点时间之后孔眼就会被堵住,于是我太太就会拿把小刀一个个孔眼去抠,第一次抠完确实能用,但两次抠下来孔眼变得太大,花洒也就报废了。我说这个其实拿点醋泡一下就能解决,她非说用醋要花钱,是浪费醋,但她对花洒进行这种不可逆的破坏性改造倒是很坦然。再比如给我们要给家里的窗户安装简易纱窗,从亚马逊上买的尼龙魔术贴纱网。人家那个尺寸给的是让你装一整面窗,但因为我们的窗是推拉式铝塑移窗,平时只开半边,于是我太太就执意要一裁为二装两面窗。结果一扇窗装得还算凑合,除了一边的移窗被永久性封死之外,至少是密封的;而另一扇窗的尼龙搭扣不够用,也根本做不到密封,那个纱网装得防君子不防小人,蚊子完全可以从边上绕路进来。我说你还不如好好重新买一副新纱窗,这样装了有什么用?可她偏不听,凑合用了半年之后终于承认这样防不住蚊子,还是得花钱重买。

 

Jugaad式纱窗,永远只能开一边。防不了蚊子的那半扇纱窗已经扔掉了(我太太还拦着不让我扔),所以没图片。

我的消费理念是买自己负担得起最好的,与其总要花精力修修补补,还不如一步到位一劳永逸。有些东西多花三分之一的钱,往往能够延长一倍的使用寿命,且有着更好的使用体验。

【字体: 】 【打印】【关闭窗口】【返回】【顶部